旅游资讯

栏目分类:

年轻人寅吃卯粮式消费需思量

张家口新闻网记者陈嘉

90后胡女士最近有些发愁,“12日还1100元蚂蚁花呗,16日还2600元房贷,30日还390元京东白条。”在胡女士办公桌上的台历上,每月有3个日子是用红笔圈出来的。尽管一个月的固定债务达到4000元,但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胡女士还是送给男友一个价值900元的打火机,也是用信用卡透支购买的。对胡女士而言,超前消费已经成了日常生活的常态,基本上都是这个月花光下个月的收入。胡女士每每遇到不理解的目光,她还会主动解释自己所谓的“消费观”,“开心最重要,现在借贷平台那么多,先买完再慢慢还吧。”开心归开心,胡女士也为超前消费付出了代价。工作2年,不仅年轻人寅吃卯粮式消费需思量没有落下存款,反而成了“月欠族”。当下,在年轻人消费人群中,寅吃卯粮式的消费已不是新鲜事。

一开始就停不下来

就职于我市某文化公司的孙苗认为,超前消费避免了她向父母伸手要钱的尴尬。“刚参加工作,实习工资仅能解决温饱问题,但生活花销却很多,要租房、买生活用品,还有同事朋友间的人情往来。”摸着干瘪的钱包,孙苗将超前消费定义为保障个人生活的“救命稻草”。

在我市上大学的保定小伙刘烁就时常为自己的超前消费行为感到懊悔。去年12月,他一夜之间花光了一个月的生活费。为了不让父母操心,放寒假后,他留在我市做助教20天,好不容易手头缓过来,又因为女友的一句“这个颜色好好看”,买下了一支奢侈品口红,取悦女友。

从去年2月起,37岁王锐就开通了花呗。“我的支付宝页面注明可用额度为2500元,再看下面的商品,还有各种分期免息和分期租赁业务。”王锐说,免息值得一试。就这样,王锐开启了借贷人生。

与此同时,王锐的消费观念也悄然转变,“原本买个稍贵些的东西都要犹豫再三,还会和妻子商量。可现在只要看对眼基本都会下单。”王锐分析自己“冲动消费”的原因时说,“大概是花呗的数额不像是真实的钱,更像是一串数字的起起落落。年轻人寅吃卯粮式消费需思量”他坦言,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虚幻的“富有”,助长了他的消费欲望,让他觉得多花1000元或少花1000元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在还不上钱的时候,会心疼由此产生的高额利息。但他仍然将花呗作为支付首选,并开通了小额免密功能。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接踵而来的还款日把王锐的“优越”生活打回了原形。“我先用花呗还借呗,再用信用卡还花呗,就这样周而复始。”王锐说,令他不解的是,对于他的这种生活方式,妻子是默认的。

“一开始我觉得这样的消费方式很好,能让我们夫妻的生活品质有所提升,又不使生活过得太紧。但时间久了就会发现,其实手头并没有变得充裕,这个月好过了,就意味着下个月紧巴。”王锐说。

实际上,类似的信用借贷现象已在部分年轻人群体中形成趋势。采访中,不少20至40岁的人都在使用借贷服务。

充满风险的消费观

如果不具备还款能力就会带来一定的风险。2年时间里,董磊从一个雄心勃勃的创业青年,变成了被超前消费“捆绑”的人,一度因5张逾期信用卡一筹莫展。

“每天一睁眼就有18万元的债务。”董磊告诉记者,2016年,他刚刚创办的公司,流动资金缺乏,在朋友的建议下,办理了一张3万元额度的信用卡。从基本花销到投资生意,慢慢地超前消费成为他日常生活的常态。半年后,他已经拥有3张信用卡。

一开始,靠打时间差,信用卡成了董磊的理财工具。然而,信用卡资金链一度出现断裂,滞纳金、利息、超限费以及信用记录上的不良标记,让他的生活彻底乱了套。最困难的时候,他白天在公司工作,晚上还要出去打工,直到凌晨两三点才收工。

“信用卡借此还彼确实有机可乘,但也存在很大的风险。”董磊说,公司要想发展确实需要资金,而自己的消费也水涨船高,这样的借贷生活已经渗透到他生活的方方面面。

既有超前消费的诸多诉求,又有保障超前消费的金融平台,还有一点即达的推广渠道。从表面看,当下社会似乎打造了一个拥有强劲动能的消费市场,而超前消费也为人们谋取了发展“红利”。但在采访中,市民普遍认为,人们受外部环境鼓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一切”的错误观念,导致超前消费多少有些畸形,更存在一定风险。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每一个恩惠背后,可能是欲望的深渊。他们表示,过度超前消费的思维方式需要社会给予更多的关注。

市民分析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首先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下,市民的消费习惯受到了西方思维的影响,人们越来越倾向于通过借贷等方式来满足当前的消费需求。其次,人们普遍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而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层出不穷的小额信贷产品,迎合了人们猎奇、尝鲜的心理。最后,一部分人有着较高的消费倾向。从买房、买车、买数码产品,到旅行、娱乐、健身等,再加上越来越丰富的物质条件,更加抬高了他们的消费倾向,但对于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收入水平普遍不高,或根本没有收入的年轻人来说,这种消费观无疑存在着很大的隐患。

量入而出消费有度

采访中,市民普遍表示,无论是作为经济学术语,还是社会现象本身,超前消费都不是贬义。然而,与此同时形成的,大堆零食未开包装便已过期,新买的时装未来得及上身已经过季,手机是否更换全看商家是否推出新款……尚且不谈这是否符合建设节约型社会的思想,入不敷出的还款焦虑,加之几乎零门槛的“高利贷”、“套路贷”的威胁,几乎已将一些人困在盲目消费与疲于奔命之间。超前消费背后的“过度消费”、“炫耀性消费”等问题亟待引起警惕,面对支撑这类消费的过度信贷、违法信贷则更应坚决抵制。

“鉴于您信用良好,诚邀您办理我行信用卡,申请快,权益好,优惠多,轻松取现。”在日常生活中,手机频繁接到类似内容的银行短信。从办公楼、大学宿舍里“扫楼办卡”,到定期短信、电话,以透支为特征的银行信用卡,在不断引导人们借钱消费。作为现代交易支付的重要媒介,银行信用卡的商业作用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在诱导透支消费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异化行为。据调查,房贷受限之后,个人消费贷款正成为不少银行的主打业务,增势迅猛。

与此同时,线上网贷铺天盖地,借钱、购物“一条龙”服务。凭借电子商务、社交平台的广泛覆盖,京东白条、花呗、蚂蚁借呗、微粒贷借钱等互联网企业推出的消费贷款,已经延伸至消费者指尖。像这些基于网购平台而发展起来的在线贷款方式,被称为“互联网消费金融”,其规模膨胀的速度可谓惊人。

当购物车装满心仪的商品,资金又吃紧的时候,面对触手可及的小额借贷,有几个人能忍住?在此背景下,过度负债消费,正在积累多方面社会问题。一是盲目负债会影响青年人正确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与勤劳节俭的优秀传统格格不入,也容易让他们走偏。采访过程中,多数人谈到了消费与储蓄的“怪圈”。越是透支消费,越是欲望难填,借贷一旦突破个人承受力,容易激发不理智行为。与之相反,越是专注事业与储蓄,甚至没时间消费,进而步入良性循环,工作生活充满希望。二是早早背上债务负担,或在社会征信体系中留下不良记录,在干事创业上受到束缚,难以轻装上阵。

超前消费具有重视个人快感和体验等消费新特征。多数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过快增长的消费欲望、鱼目混珠的借贷产品、不合理的营销手段需多加警惕,因为在超前消费这件事上,需要做风险控制的不仅是借贷平台,还包括每一位消费者。

基于此,超前消费的合理性一要看“超前”的目的,要看“超前”的程度,目的应符合身心和谐的自然发展规律,程度应以个人的生产劳动收入作为参照。换句话说,追求消费带来的物质丰盈与精神享受,既不能过激,也不应过度。诚然,提醒人们适度消费并非提倡极端“克俭”,但求超前消费取之有度,用之有节,量力而行。

(应受访者需求,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舒帆

返回列表